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

正文 第330章 番外(乔安莫邪)

  第一次知道自己还有个姐姐的时候,是偶然年路过父亲的书房,听到他在和别人打电话。

  从断断续续的声音里,他大概听出了些许意思。

  也知道了那个女孩叫做乔染,在凉城的一家普通中学,即将高考。

  瞒着父亲,他去了那家学校,见到了叫做乔染的这个女孩。

  第一次见面,第一眼看见乔染,他只觉得这个女孩很好看,而且特别美,她眼睛里像带着灵气,穿着整洁干净的校服,皮肤白皙。

  父亲多次在书房里叹息,乔安是留意到的。

  他知道。

  母亲死后,父亲对于他总是有一种愧疚的感觉,平日里父子俩的话也比较少,几乎不会表达什么。

  乔安主动的去了书房。

  “爸。”

  他开口。

  对于乔安的主动出现,乔父显得几分震惊和诧异,“小安,怎么了?”

  “我听你打电话说,我在外面有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你是不是想把她们接回来?”

  面对乔安直白的问话,乔父显得几分紧张。

  他看了乔安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说:“小安,爸爸本想过段时间告诉你的,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早的知道。没错,你确实有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不过爸爸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她叫乔染,这些年和她母亲一直在外面相依为命,日子过的很苦。所以爸爸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把她们母子两个人接回来,又有些顾忌你的想法。”

  说到这,乔父看着乔安的眼底露出几分愧疚。

  乔安笑了笑,“爸,你若想把人接回来,就接回来吧,家里冷清了这么久,多填两个人,说不定也能热闹些。”

  “好,好,有你这句话,爸爸就放心了。”

  乔父激动的站了起来。

  很快,乔染和她的母亲就被接回了乔家。

  乔安这次算是正式和乔染见面,在乔父的介绍下,乔染叫了他一声弟弟。

  然而他当时很别扭,习惯于用冷漠来伪装自己,连个回应都懒得回应,倒是乔染一点也不在意,还朝他咧嘴笑了笑。

  而乔染的母亲,虽然一直住在贫民窟,可不能看出来,骨子里带着温婉尊贵的气质。

  她看着自己浅浅一笑,让乔安有一种母爱的感觉。

  于是,乔染和她的母亲,就在乔家住下了。

  家里多了两个人,明显热闹温馨了许多。

  许是乔染知道自己是姐姐,对他也是格外的热情和照顾,早上有时会叫他起床,或者叫他一起出去跑步。

  渐渐地,两个人的关系也就越来越近。

  虽说他不是很善于表达,但已经和乔染变得很亲近了。

  变数是在父亲的死亡上。

  得知乔染的母亲,因精神疾病杀死了他父亲的时候,乔安那一刻是崩溃的。

  甚至觉得自己是个罪人。

  他一直在想,如果当初不是他提议出来,要父亲把乔染母女接回家,是不是就不会造成今天的悲剧。

  当时愤怒大于理智,他只想要乔染的母亲杀人偿命。

  可没想到,乔染的母亲随后也自杀了。

  双重打击下,乔安不知道自己该去怨谁,恨谁,谁又做错了什么。

  乔染回来的时候,他心里其实是有几分高兴的。

  可这份高兴,一旦想起自己父亲的死,就会变成加倍的恨。

  于是他故意冷着乔染,甚至在乔染晕倒之后,听信其他亲戚的话,把乔染丢出去自生自灭,让她赎罪。

  可当他离开夜总会的时候,站在门外的那一刻,其实是迷茫的。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坐车回了家。

  可在路上听说夜总会里,会用一些肮脏的手段,去对付不听话的新人时,他就后悔了。

  让车掉头继续朝夜总会开。

  等他快速下车回去的时候,才知道,乔染已经被带走了。

  而带走她的那个人,正是秦墨寒。

  他想,被带走了也好,刚好彼此静一静。

  这一静,没想到就是那么久。

  当时乔氏企业随着乔父的身亡,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亲戚不在是亲戚,股东也不再念及旧情,每个人都想将乔氏集团占为己有,给自己谋取着最大的利益。

  那一刻,他才知道,自己必须得成长起来。

  必须得守住乔氏。

  后来,有了其他几个家族的帮助,他渐渐将乔氏收回于自己的鼓掌之中。

  而他也算是亲眼看着乔染,在秦墨寒身边,为他忠心耿耿,付出了一切。

  他心里有怨过,有恨过,也有不公平过,甚至觉得害怕过。

  将乔染丢在夜总会,是他冲动的结果,可两个人之间,夹杂着两条命,确实无法跨越的沟壑。

  再后来,他得知乔染因害死叶暖,而被秦墨寒扔进了监狱

  他想着,自己已经错过了一次,这次决不能再错过了。

  可他却没有秦墨寒那样的权势。

  秦墨寒说不的事情,在凉城里面,大概没有人能够反驳,或者说与之对抗。

  他和秦墨寒大打了一架,也于事无补。

  后来乔染出狱了。

  其实他一直都有计算关注着乔染出狱的日子,也想着等她出来之后,将以前的恩怨解开。

  可等到乔染真的出狱的时候,他却害怕了。

  他想着再等等,再等等,结果就等到了沈彦给他打来的电话,说乔染住院了,她有很严重的抑郁症。

  他去病房看了乔染。

  乔染比几年前,受了很多,一看就是吃了很多苦。

  他一边心疼,一边心里又觉得愤怒。

  为什么在秦墨寒身边这么苦,都不来找他。

  乔染睁开眼见到他的时候,她眼里是带着痛苦和愧疚的,其实这些年他也早就想明白了。

  自己的父亲死亡,他那么伤心愤怒。

  可乔染的母亲也死了啊。

  发生这种事情,是谁都不愿意的,死了的人已经死了,为什么活着的人,不能继续好好活下去呢。

  这些年,乔染吃了这么多年的苦,也该过去了。

  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亲人,不管两个人有没有血缘关系,在他心里,乔染都是他的亲姐姐,是他会守护的人。

  人要向前看,珍惜自己所在意的,过好未来的每一天。

  才是最重要的。

  莫邪篇:

  第一次听说乔染这个名字,是他从国外回来,正式回到莫家的时候。

  他是莫家总裁莫政的私生子。

  之所以会被找回来,是因为莫政近几年的身体不太好,莫家没有继承人。

  于是他的父亲忽然想起来年轻的时候,似乎还有个流落在外的孩子。

  他从小就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

  每次看着电视上,父亲那张脸,一身西装,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他眼底除了浓浓的不屑,还有隐隐的一丝期待。

  可这份期待,却在这个男人找上门的时候,因为手下失误错把他母亲打死,而男人表现的如此冷漠时,消失的干干净净。

  男人把他带回莫家,给他最好最优越的生活。

  可他天生叛逆,不服管教,因着母亲的死,一直和他父亲对着干。

  莫政一边头疼,又一边希望他能原谅。

  而莫邪却懒得看见莫政,选择去了国外进修,他大把大把的花着钱,纸醉金迷,挥霍无度。

  莫政不差这几个钱。

  他要什么,莫政就给什么。

  听说乔染,是和乔安几个人,有一次聚会无意间听到的。

  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提起这个话题了,大家就说以前乔染如何,后来又怎么样,那天他记得很清楚,大家喝的有些多了,乔安和秦墨寒的脸色都不太好。

  散场的时候,似乎也不是很愉快。

  可他却记住了这个叫做乔染的名字。

  于是他私下找了楚子衍和沈聿,打听了很多乔染的事,尤其是这个女人私生女的身份,更是对他的口味。

  那天在ktv的见面。

  真的只是偶然。

  乔染和他想象中的,差距有些大,可当他带着乔染去赛车的时候,那骨子张扬强势的气息全部爆发出来。

  瞬间让他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

  当时他心里就一个想法,一定要把这个女人弄到手。

  可是他想错了。

  乔染的心里早就已经被秦墨寒填满,深入骨髓,不管他怎么说,怎么做,都无法走入乔染的内心。

  他努力过,挣扎过。

  可却越陷越深。

  后来看着乔染和秦墨寒和好,楚子衍来找他,劝他放弃。

  他说喜欢是放肆,但爱是克制。

  如果真心爱着的女人,找到了自己的归宿,那么我们能做的,只有祝福她,希望她过得幸福。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