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钱债情偿:毕先生硬要撩

正文 第五百八十九章 大结局

  “阿覃,你确定要跟我作对?”

  费元凡面对乔覃的时候远远没有在对林碧霄时候的耐心,直接蹙着眉、冷着脸不悦道。

  然而,林碧霄并不觉得被费元凡特殊对待是多大的荣耀,反而是直接护着小姨乔覃,“这位老先生,我觉得我小姨说的挺对的。”

  “既然过去的几十年我们都没什么关系,那么以后我们也还是继续做陌生人就是了。”

  林碧霄的话到底还是打击到了费元凡。

  在过去的这么多年,除了乔覃奋力的反抗之外,还真的没有人这么拒绝过费元凡,他当即脸上有些挂不住。

  “你确定你真的不要我的那些财产,哪怕能够让你瞬间就超越你身边的这个小子?”

  “首先您口中我身边这个小子是我的丈夫,他的就是我的,我们是共同体何来超越这么一说?”

  林碧霄清浅的笑着,“再来,请问老先生要多有钱才算有钱呢?钱财再多,也是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再有钱的人死后躺的也只是那一方小小的黄土罢了。”

  “……”费元凡被林碧霄怼的哑口无言,最要命的是,他竟然觉得她说的非常有道理。

  “如果我用从此放毕家一条路来换你做我的继承人呢?”费元凡不甘心的追问。

  “哦,”林碧霄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那请你继续抱着你对毕家的怨念吧,反正我会跟我的丈夫和婆家共进退。”

  “……也就是说,不管我怎么做你都不会答应我了?”

  “您理解的没错!”

  随着林碧霄话音的落下,毕阡陌搂着她肩膀的手紧了紧,他对他的小女人的表现实在是满意极了。

  “看来,我的外甥女是铁了心要站在我的对立面了。”费元凡叹息一声,“那么接下来就不要怪外公没有手下留情了。”

  “您请随意。”

  林碧霄想了想,“不过既然您自称我的外公一回,我也有些话想要跟你说。”

  “据我所知,毕、费两家并没有深仇大恨,即便有过小小的摩擦那也是百年前的事情,当年有摩擦的当事人都已经不在了,您却一定抱着这么个执念,难道活的不嫌累么?”

  她的话并不多,但是却字字珠玑,每一个字都戳中了费元凡的心思。

  其实,最近这段时间费元凡也已经问了自己这个问题很多遍,以至于刚听到林碧霄这么说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毕阡陌和乔覃相视一眼,都明白,费元凡这一怔大概就是整件事情的转机了。

  当然,他们不仅仅是为了费元凡能够不再针对毕家,而是希望已经延续了百年的莫须有的怨恨能够烟消云散。

  “我说各位,该认的亲该说的话都说完了吧,那么接下来是不是该听我说几句?”

  林碧迟的声音就这么突兀的响起来。

  “一个个说这么多又有什么意义呢。反正到最后谁也没办法离开。”林碧迟笑了笑,“把你们一个个集齐多不容易的事情啊。”

  “好在你们所有人都来了。这也幸亏有我的好姐姐,如果你们没那么看重她的话,大概今天也不用丢了性命吧。”

  林碧迟完全不给任何人开口的机会,就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着,“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所有欺负过我的,看不上我,今天统统要给我陪葬,多好啊!”

  “哦,你们不用怀疑,我就只是在仓库外面埋了一圈的**,足够炸的我们全部的人都下地狱而已。”

  “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跟这个肮脏的世界告别吧!哈哈哈……”

  林碧迟一边疯狂的笑着一边挣脱开了束缚,不知从哪儿掏出个遥控器来,直接按了下去。

  “不要——”

  林碧霄下意识的尖叫一声。

  她相信林碧迟真的会那么做,沈家明和苏志年还有罗绮然也就算了,他们都死有余辜,可是阡陌和小姨,还有江联、朱铭这些人都为了救她而来。

  怎么办?

  林碧迟见林碧霄尖叫就更笑的放肆,只是笑着笑着就发现事情不对劲,因为她预想当中的爆炸声并没有响起。

  “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她又不可置信的按了好几次的遥控器,却还是没能听到她想要的声音。

  而江联等人根本都没有上前去阻止她,就看着她像是一个疯子一样乱撞,“这不可能的,我明明都准备好了的。”

  “确实,你都准备好了。”肖烨和毕安陌进来的时候,他身后跟着的那些人手上都提着零零散散的**,“只可惜啊,被我们给拆了。”

  其实肖烨是跟着朱铭等人一起来的,但却迟迟没有进来,就是因为在仓库门口他就已经敏锐的感觉到了不对劲,亲自带人去拆了林碧迟精心准备的**。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不相信,这不能的,这绝对不可能……”

  林碧迟至此是彻底疯了,说出口的话也是彻底的语无伦次。

  林碧霄则是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阡陌,我们回去吧,我累了。”她现在是真的不敢再在这里呆一分半秒,因为有太多她在乎的人渣现场,她怕再有任何的变化,那都是她承受不起的。

  “好,我们回家。”

  毕阡陌抱着林碧霄走在前面,后面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跟着,谁都没有注意到沈家明唇角那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除了走在最后的费元凡。

  费元凡原本还在想事情,一抬眸看到沈家明的笑意顿时就察觉到了不对。

  “你们快走!”

  他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推了一把走在他前面的乔覃,而后整个人扑向了沈家明。

  走在最前面的林碧霄尚且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就听到身后“砰”的一声巨响,随后便是火光冲天。

  ……

  林碧霄再次醒过来已经是两天之后,她睁开的第一眼就看到了一片雪白的病房以及鼻尖刺鼻的消毒药水的气味。

  “阡陌?”她响起晕过去前的那一幕整个人立马从床上弹坐了起来。

  “阿霄,你总算醒了,知不知道你快要吓死妈妈了?”关慕华立刻放下手指的水瓶,上前握住林碧霄的手。

  林碧霄紧紧的攥住了关慕华的手,“妈,阡陌呢,我小姨呢,还有肖烨他们……”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她晕过去之前听到的那一声是爆炸声,当时那么多人走在她后面,她在医院,那么其他人呢?

  “他们都没事,别担心!”关慕华说道。

  林碧霄却不相信,“妈,你别骗我,他们到底怎么了?阡陌如果没事的话怎么没守着我?”

  “……”关慕华心想,难道我说的话可信度就那么低吗?

  她正打算跟林碧霄再说点什么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毕阡陌走了进来。

  “阡陌你来了正好,我正不知道要怎么跟阿霄说她才肯相信你没事儿。”

  关慕华话还没有说完林碧霄挣扎着就想要从病床上下来,好在毕阡陌眼疾手快一个箭步上前阻止了她。

  “乖乖躺着,你的身体还很弱。”

  林碧霄却不管不顾的抱住了毕阡陌的腰,“阡陌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

  “傻瓜!”毕阡陌的唇角微扬,语气里是化不开的宠溺。

  “那其他人呢?”林碧霄抱着毕阡陌好一会儿才想起问其他人,“小姨他们呢?”

  “肖烨和安陌他们都没事。”毕阡陌也没有瞒着小女人,“朱铭和江联受了点轻伤,小姨走在最后面伤的重一点,但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在隔壁病房休息着。”

  林碧霄狠狠的松了一口气之后又攥紧了毕阡陌的袖口,“那他呢?”

  这个他,毕阡陌知道是谁!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也没能开口。

  “他到底怎么了?”

  林碧霄又追问了一句。

  明明就是个只是见了一面的老头,可到底因为有血缘关系,林碧霄竟感觉到心底的慌乱。

  “他……为了救小姨,跟沈家明同归于尽了。”

  毕阡陌说这句话的时候也很难受,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费元凡的生命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林碧霄整个人则好像是了无生气的布娃娃一样,连一个字都没办法说出口来。

  “阿霄,他是自愿的。”毕阡陌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语言竟然那么贫乏,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安慰他的阿霄。

  他知道阿霄虽然一直在跟费元凡互怼,但是从她最后跟费元凡说的那番话来看,还是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外公在意的。

  林碧霄却是什么都没有再说,只是将自己深深的埋在了被窝里。

  两天之后,林碧霄能够下床的时候,在毕阡陌的陪同之下去看了乔覃。

  乔覃的情况并没有毕阡陌所说的那么好,但也不算糟糕,看到林碧霄的时候,眸底一直闪烁着泪光。

  “小姨。”林碧霄一开口的哽咽也泄露了她的心思,“对不起,如果不是我的话,他也不会……”

  虽然费元凡最后是为了救乔覃,可归根结底却是因为林碧霄而起的。

  如果她当初可以小心一点不给林碧迟可趁之机的话,那么一切都不会发生的。

  这两天林碧霄在毕阡陌的面前表现的很是乖巧,但其实心里的职责一点都没有少去,这会儿在乔覃面前才完完全全的发泄了出来。

  “阿霄,你不要自责了!”乔覃拍了拍她的手背,沙哑着声音,“对他来说,那样的结局也许是最好的。”

  两个月后

  乔覃完全康复出院,她在林碧霄和毕阡陌的陪伴之下站在了费元凡的墓前。

  “从前我总说你不是个好父亲,但是你却比天底下最好的父亲做的还要好。”乔覃潸然泪下。

  林碧霄则是默默道:外公,希望我这一生迟来的外公你会满意。我虽然没办法成为你的继承人,但是一定不会辜负你的希望。

  林碧霄抬眸忘了毕阡陌一眼,毕阡陌揽着她肩膀的手紧了紧,“放心吧,他都看的到。而我们也会越来越好的。”

  本书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